苏州会省钱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描述
189-6365-9998
159-9575-6171

中国安防往事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9-04 分类:
2018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改革开放40周年,安防行业伴随着中国经济在期间飞速发展。

2018年,海康和大华分别迎来上市10周年和8周年,一路走来,一路精彩。

海康和大华,“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在过去及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同在杭州的海康和大华在安防领域激烈对垒。安防行业全球前两名尘埃落定,而中国安防的第三名一直飘忽不定。

忆往昔,CSST曾经在市值和营收上,有绝对的实力问鼎第三甚至第二,并在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限。

今时今日,CSST已经淡出安防人的视线,而在资本市场的风光也被海大宇超越。

胡杨忠、傅利泉、张鹏国、陈卫东、刘光、戴林、涂国身,陆福明、张滔、杨伟汉,有的是技术草根、有的是文艺青年、有的是高等学府学霸,如今,他们或成功、或退出、或没落,或挣扎。

十一年前,2007年6月28日,CSST在距离北京“天上人间”不远的昆仑饭店召开了“CSST安防服务中国有限公司庆典及战略并购发布会”,会上重磅宣布了“北京先进视讯”等公司,加入CSST战略联盟。

3个月之后,2007年9月,北京先进视讯总经理陆福明发表声明:先进视讯正式退出CSST并购。

据说砍价之后的收购作价在一个亿左右,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涂国身对先进视讯的项目进行了考察,先进视讯在平安城市样板确实给力,涂考察之后开出了据说有些苛刻的“业绩承诺协议”。

被CSST收购的企业需要业绩承诺,这叫“对赌”。发起收购一方CSST也自发地进行业绩承诺,这叫“画饼”。

当时CSST执委会确定了五年的发展规划,即:2007年完成20亿元销售额,2008年完成40亿元销售额,2009年完成70亿元销售额,2010年完成100亿元销售额,2011年完成130亿元销售额,到2011年CSST市值要达到100亿美元的规模。

CSST的各年份营业额完成情况不清楚,但100亿美元的市值,CSST确实达到了。2011 年9 月CSST选择私有化退市,之后借壳飞乐股份,成功借壳登陆A 股,2015高峰时市值超过100亿美金,牛逼。

锤子老罗说过: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去追求的,显然,CSST的梦想是被嘲笑的,CSST的梦想是值得的。CSST的悲壮之处在于其被嘲笑了两次。

CSST有安防行业的“乐视”的风格,玩概念、搞生态。不同的是,乐视是先有概念再码实体,而CSST是在既有的实体上码概念。

2007年,有安防媒体给涂国身加了一顶“资本运作教父”的帽子,能够在一年时间将10余家业内公认优良安防企业通过并购归属CSST麾下,安防神话。

有相关人士向透露,当时被收购企业各怀心思。军阀整编规模扩大是吓唬人的,实质上战力并不强。其中一种广泛流传的说法是:“CSST会以资本运作开始,也会以资本运作结束”。

一语成谶,2017年4月29日,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安消2016年财务报表审核后,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说明。5月3日,中安消股票更名为*ST中安,列入退市预警名单。

在CSST折戟资本市场之际,其他安防企业在资本市场陆续上市,包括东方网力、苏州科达,还有赴香港上市中止又通过资本运作曲线救国的宇视科技。

安防双雄更精彩,2018年,安防企业大华股份迎来上市10周年纪念,10年市值增长23倍。与此同时,龙头海康威视在2018年迎来上市8周年,自2010年上市,海康威视的年复合增长率43%,位列2018十佳上市公司,3000里挑10个。

某种程度上讲,海康大华的崛起,跟CSST有关,CSST将当时为数不多的优质安防公司收入麾下,为海康大华“扫清了障碍”;另外,得益于中国平安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海康大华收获了中国平安城市建设的红利;当然,内因更重要。

实际上,在2005年中国平安城市起步时,海康、大华并不是表现突出者。

2005年,中国平安城市建设起步,公安部确定在全国21个城市开展“3111工程”试点建设,先进视讯组建了辽宁道亨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一举拿下东三省全部试点建设城市,大肆发展渠道。

倒退一年前,2004年,先进视讯iDVR3.0研发成功,打开格局,再倒退一年前,2003年,先进视讯销售加拿大SmartSight,(后被VERINT收购)积累了相应的技术和理念。

同在2003年,以上海金盾工程为契机,东方网力在视频监控市场打响。通过该项目,一方面解决了矩阵互联问题,解决了刚需痛点;另一方面,PVG成为第一个彻底把模拟和数字融合在一起的平台,能够使得矩阵的权限和数字系统的权限完全融合。之后,东方网力在平安城市平台一骑绝尘,2015~2018年,多年位列VMS全球No.3。

早期的东方网力,公务员辞职下海的刘光以做VOD视频点播获得第一桶金,之后进入IPTV领域,后浅尝辄止、果断放弃,进军安防。面对安防这个全新领域,初期,东方网力选择了视频会议和视频监控两大领域,东方网力最开始规划的PVG平台可以同时支持视频会议和视频监控。然而,两个不同领域需要资源投入很大,并且视频会议市场成熟度高,东方网力选择了视频监控领域。

无独有偶,同时在视频会议和视频监控两大领域运作的,还有苏州科达,与东方网力的选择题(岔路口)不同,苏州科达选择的是做加法:以视频会议为基础,拓展视频监控业务。

2004年,对于苏州科达而言,是蜕变之年。科达以一个科技创新者的姿态,开始在安防行业纵横驰骋。坚持技术主线不动摇,然后根据时代需求不断深化发展战略,这是苏州科达定下的战略。

苏州科达于2004年推出第一套网络视频监控平台,但是市场上被广泛记住的是“NVR,DVR终结者”这个口号,之后推出编码器、IPC等。

相比苏州科达的顺利推进,东方网力在从平台向硬件扩展过程中,战略正确、战术失误。他们错误地选择了编码器的芯片方案,错失发展DVR良机,但把握住了NVR的机遇。2007年,东方网力开始研发NVR产品,2009年推出全球第一款基于X86架构的嵌入式混合型产品。

行业需要伙伴,安防行业也不例外,东方网力通过和博康系统紧密结合是其在平安城市领域攻城略地的一个因素。博康系统在2006年将80%的股权卖给了英格索兰,但博康在早期及后期的平安城市,尤其机场领域,资格老、实力强。

2004年,广州新白云机场启用,博康作为安防系统集成商成功交付,当时的摄像机是松下一体球和派尔高傲视、录像机是松下WJ-HD、矩阵是Max1000,博康作为安防集成商,做集成。

机场最大的特点是是分控中心众多,各种分控,公安、安检、海关、边检、行李等等,需要利用矩阵的级联进行视频的分享和传输,导致大量的同轴电缆,桥架拥挤、无力支撑。

2008年,英格索兰运维首都T3机场,视频矩阵变成了网络视频监控系统,模拟摄像机+编码器+网络录像机+磁盘阵列,视频的传输通道不再按“根”,而是按“M”;视频的切换也不再由矩阵键盘,而是鼠标;视频的录像不是DVR而是光纤通道磁盘阵列。2007年前后的机场、地铁、高铁视频监控系统,是以色列NICE的天下

NICE旗下两套视频监控:一套叫NICE系列,一套叫FAST系列。NICE产品线源自以色列,FAST系列源自德国。NICE系统为MPEG-4编码,FAST为 MPEG2 编码。NICE当时的优势是能够提供从编码器、NVR、VMS到VCA整套解决方案,这时的VCA,高大上、成本高。

以色列的NICE收购了德国的FAST,科技领域很好,不记仇。

2007年的视频分析(VCA),以色列技术最强,美国次之。以色列公司提供完整解决方案,通过行业代理商向行业集成商销售,行业集成商话语权很大,代理商和最终用户有很好的关系,但市场的好产品,好方案不多,除了以色列视频分析,美国Object Video作为独立视频分析厂商,一时风头无两,后来昙花一现。

2009年12月,北京市西四环南路乙号院,高铁行业视频集成商齐聚一堂,进行集成测试,国铁、辉煌、佳讯、赛为、东方、瑞尔、浙大、中兴齐齐亮相。当时的集成商不少,但是堪当大任的好产品和解决方案并不多,尤其VCA。

五年后,2014年,VCA领导厂商Object Video通过一系列诉讼,成功的在世界范围创建专利许可模式,海康威视是ObjectVideo 18位专利许可获得者之一,其他厂商包括松下、派尔高、博世、泰科等,这是Object Video最后的辉煌。

泰科是国际和国内安防领域重量级选手,2006年,一泰科安防技术经理到东方网力在北四环世宁大厦,观摩PVG矩阵联网技术,回到新华保险大厦泰科安防办公室后,欣喜地将矩阵联网方案传递给泰科销售和技术,如同发现新大陆。

泰科的矩阵AD1024和派尔高CM6700都是矩阵明星,当然还有白云机场的MAX1000,泰科还在考虑联网矩阵,外面的世界已经风云突变。

有人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也有人说:“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显然,泰科不是鸭子,是童子。

当年的泰科销售,对自家产品是头疼而又引以为傲,矛盾。视频矩阵AD自不必说,防盗报警有DSC,防盗出警有日进斗金的ADT,自家门禁系统三套,CURE,KAN,CEM,自己都眼花缭乱。做国外公司项目,泰科会用自有品牌,国内项目,基本都是选择海康大华的产品,自有的Intellex牌DVR,引入的台湾Insteck,都没有做大,尤其让人诟病的,作为安防集成商,泰科没有集成实力。

泰科和西门子是对手,相同点是都是天津注册的外企,都在外资公司的项目有优势,不同点是西门子侧重并强于楼宇集成,安防业务线像凑数的。

西门子自家的S.Store录像机没卖几套,贴牌韩国硬盘录像机倒是容易出手。美资项目,泰科胜算大,欧洲的企业,西门子有底。

数码相机来临,柯达和乐凯一并倒掉。安防行业也一样,发达的时候是拼的你死我活的友商,倒掉的时候是抱团阵亡的友商和无尽的忧伤。

有相关人士向透露,泰科的转折点在于一个平安城市项目,上亿订单让销售风光了几年,之后发现了金玉其外……

比较遗憾的是当时中国区销售总经理Ray,英语一流、销售一流、一表人才。后来,北方区总经理AB去了东方网力做副总裁,Ray回到香港,做Arecount的亚太区销售。2017年,为弥补硬件短板,网力向Arecount发起收购,未遂,如成行,Ray和AB又将碰头了,只不过职级互换了。

2010年,北京朝阳望京叶青大厦,NICE人员手里拿到了Arecount的高清摄像机,Arecount以高清和全景知名,摄像机画面细腻如电影大片。当时有传NICE为补充产品线,有收购Arecount意向,北京办人员提前进行自发测试,因为编码器逐渐没落。

NICE的编码器,高端大气,有点苹果手机的味道,但是中国的市场涌现大量低端价位编码器,如同OPPO和VIVO手机一样,获得大量订单。NICE为了本地化及提升竞争力,OEM了国内的编码器,为保密,对外一直没有公开。北办人员上线连接,惊讶发现是HIKVISION的logo。

海康从DVR板卡起家,然后DVR,DVS,2007走向前端,形成完整解决方案。有时候,走在前面的,未必是领先,可能会成为先烈。在视频压缩上,德加拉、金鹏、诚丰等,都曾走在前面。在DVR领域,海康、大华和汉邦高科逐渐形成定势,在视频编码器,领先者当属图敏、黄河和朗驰,之后有H3C。科达和H3C,起步于DVS,跨过了DVR。

H3C在市场上以销售进攻犀利著称,背后的因素是H3C产品实力。当时的高端视频监控,基于文件的存储和基于裸盘块存储,产品差异较大。基于文件存储相对容易,每隔一段时间,视频录像打包,存储,问题在于存储及检索效率。而H3C和NICE一样,基于“块”存储是其一个亮点,也是投标的一个技术门槛(陷阱),H3C屡屡得手。

2010年,由于北京地铁四号线由港方投资独立运营,地铁方需要利用摄像机进行“人流量”统计,以双方进行财务切割。由于地铁空间有限,对摄像机视频分析功能要求较高,当时NICE的分析技术并未得到用户完全认可,相反,国内厂商海康的产品屡屡被用户提及,对NICE打击不小,除了编码器视频分析,还需要对接地铁其他平台,进口厂商不灵。

2011年,海康虽未称王,但已有王气势。北京安博会,SONY的一个大销售在展会上透露:我现在做SONY的销售,同时疯狂买入海康股票。问其缘由,答曰对冲。在项目上,SONY的市场屡屡被海康抢夺,没法反抗,通过股票市场买入海康的股票对冲一下,确实是个好办法。

海康的股票有多大空间,有SONY的人先知先觉,但估计海康的投资人也仅仅猜对了开头。2007年11月,海康威视发展蒸蒸日上之际,副董事长龚虹嘉以75万元(按公司的原始投资成本)向海康威视管理团队转让了海康威视的15%的股权,龚虹嘉的睿智大气宽广胸襟被传为美谈,也使海康威视的发展如虎添翼。共患难,同富贵,从此海康开挂发展。

2009年11月,北京西郊,杏林山庄,大铁领域集成商和产品上齐聚一堂,探讨大铁视频监控发展方向和技术趋势。有中兴、有华为、有索尼、有松下、有EMC,在其他常规领域上都有相关成熟的产品和方案。新秀激光夜视产品,解决痛点,引起关注。

2015年,天地伟业成功开发出业内第一款无红外24小时全彩摄像机——星光摄像机。2016年,天地伟业在技术创新上持续精进、实现产品迭代升级,推出“超星光摄像机”,可在0.0008LUX的黑暗环境中,拍摄出高清彩色画面。从此安防市场,超星光、黑光将红外和激光夜视市场逐步抢回来。

天津毗邻北京,有地理和人才优势,杭州也一样,没了深圳的急躁和功利,适合踏实做企业。提起杭州的安防,很多人都知道海大宇,甚至大立,但还有其他影响力不小的企业在海康大华的光环下。巨峰、雄迈、启航、威干、捷尚、智诺等,都跟大华颇有渊源。当初华为对出走他乡另立山头的李一男专门成立了打港(湾)办,而大华老总对一杆出走人马和新立山头也并不手软。

如果当初大华效仿海康,进行“杯酒释股权”,安防江湖的故事会少很多篇幅,但是没有如果......


AI如何持续渗透平安城市?安防企业为何纷纷“进军”商业?智慧交通除了“大脑”还该关注什么?如何抓准家庭社区安全零散的市场?

2019年5月23/24日,亿欧将举办GIIS2019中国智慧城市峰会,本次峰会将延续前两次会的主题,邀请知名专家学者、行业龙头企业、标杆初创企业、知名投资人等,聚焦技术在智慧城市领域(平安城市、智能商业、智慧交通、家庭社区安全)的应用现状及未来发展。

活动链接:

https://www.iyiou.com/post/ad/id/795